摘要:


        昨夜小地大姐将在四月风举办的孟悦老师《目击“人类纪”:生态危机中的诗歌和摄影》讲座的主题要点发给了我,遂又想起王久良的《垃圾围城》,遂又想起由四月风推出的由众多摄影师联手拍摄的《中国呼吸》,这些反映生态危机的组片推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以及一些大讨论、大辩论,各种观点莫衷一是,也出现了各种骂,各种愤概,甚至政府在北京也出台了一些为了减少雾霾的引起网友大愤概、大嘲笑的政策,但是,我们真的找到、找对了答案么?

         我也有我的思考,今天奉献出来,至于正确与否,我知道仍将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且不惧口水喷溅于老脸,不吐不为快,写上它一写!

         我的观点归纳起来就是两个方面:

         (一)生态危机的罪魁祸首是西方的达尔文主义。

         要搞清这思路,我们必须先捋一捋三个方面的历史。

         1、1492年意大利人哥伦布为西班牙帝国的第一次航行发现了“圣萨尔瓦多”,以后的多次航行又相继发现了大安的列斯群岛、小安的列斯群岛、加勒比海岸的委内瑞拉、以及中美洲,并宣布它们为西班牙帝国的领地。由此开启了世界历史的扩张主义及殖民主义。

         2、1776年英国人瓦特制造出第一台有实用价值的蒸汽机。以后又经过一系列重大改进,使之成为“万能的原动机”,在工业上得到广泛应用。他开辟了人类利用能源新时代,使人类进入“蒸汽时代”,中西方的史学家一致地把这一大事件认定为人类进入了工业“文明”。

         3、英国生物学家、进化论的奠基人达尔文于1859年发表《物种起源》,提出了生态进化论学说。不可否认,这个学说如果用在生物动物上,至今天它仍然是先进的,它超越了在这之前的大多数对于物种多样性的解释都秉承的是与基督教教义相结合的亚里士多德主义观念。但是, 1882年达尔文去世后,他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被1894年才出生的赫胥黎扩展到社会伦理学上,并写出《进化论与伦理学》一书,该书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在中国也得到传播,由严复翻译成《天演论》。

        由这三段历史,我们看到世界的这500年来,就是一段:狼性文化的竞争----------工业、科技强国--------扩张侵略-------- 矛盾平衡----------再狼性竞争----------再强国--------再扩张侵略的循环史。

        我们必须深刻认识“竞争”二字,它好不好?它用在生物和动物上好不好?它又用在社会伦理学上呢?好不好?这太难选择!一些同志坚定的认为“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没有竞争,你就会固步自封停滞不前”,“没有竞争,你就会落后,落后就要挨打”。 对头!我赞成您的观点!但是,我请问一句:“竞争的度在哪里?”

        假如美国没有研究出原子弹,世界各国会因为常受核讹诈,而搞军备竞赛纷纷发展核设施吗?君不见各核电站的泄漏事件危害了多少人,多少地球的外衣?

        假如没有西方殖民主义的掠夺和侵略,世界各国的农耕文明以及适度的工业文明进步到信息文明是否继续存在?

        假如没有美苏挑起外太空军备竞赛,我们的天空会有那么多废弃的太空垃圾,冷不丁的就从天空砸下来?

        假如没有过度竞争,都想当世界老大,无限制的过度发展经济,我们深埋于地底的那些石油、天然气、矿产资源会被过度开发而将地球母亲挖得千疮百孔吗?

        假如没有美国日本八国联军的坚船利炮,每年钢产量是中国的几百几千倍,中国会提出超英赶美大炼钢铁的不适当口号吗?

        假如没有西方发明的各种化学类药品,会有那么多产生耐药性的层出不穷的新病怪病闻所未闻病么?

        假如没有GDP竞争,没有经济增速竞争,会有那么多的工业废气在天空飘啊飘的不散聚拢而成大家心中挥之不去的霾吗?

。。。。。。。。。。。。。。。

        看了这诸多的假如,我知道有人一定会骂我傻逼,骂我老古董,骂我不懂得享受现代文明,“你将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耍,没有汽车飞机坐。。。。。。”骂就骂呗,呵呵。我要说的,即使没有达尔文主义(赫胥黎)的适者生存理论,这些玩意儿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仍然会被发明出来一一呈现给世界人民。

        适者生存的“度”必须在世界范围内得到研究!!!达尔文主义哲学思想必须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再探讨再辩论再批判!!!你联合国成立这样组织那样组织以解决核竞赛,以解决全球气候变暖、以解决水资源枯竭等都会成为空架子,成为事倍功半的工作。哲学是指导人类生产生活实践的理论武器,不从思想上将赫胥黎的社会伦理学上的适者生存理论批倒批臭,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


     (二)要解决生态危机就应该解决“主义”问题。 

       现在中国社会上有一种现象,拒绝谈“主义”,一听到“主义”二字就开骂。这个现象也是有其产生的社会历史根源的,本文不予探讨。

       我们来最简明扼要的分析西方的主义。 

       早期的资产阶级思想是“先进”的,法国思想家卢梭于1755年写就《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和1762年写就《社会契约论》,就像马列主义指导了俄国十月革命一样,卢梭的思想指导了1789年的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

       先进的卢梭提倡“民主、博爱、平等、自由”,他强调人性本善,信仰高于理性。在社会观上,卢梭坚持社会契约论,主张建立资产阶级的“理性王国”;反对大私有制及其压迫;认为人类不平等的根源是财产的私有,但不主张废除私有制;提出“天赋人权”说,反对专制、暴政。

       但是,西方资产阶级先进的思想和主义在之后的200多年的岁月里,开始开历史的倒车,这中间还产生了非常多的主义,由于与本文关联不大,就不做一一堆砌介绍。随着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学说的出现,随着赫胥黎《进化论与伦理学》的出现,随着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的斯宾塞的出现,早期资产阶级思想开始改变了它的“味道”。

       它不再是民主、平等、自由和博爱的了!!!!虽然资产阶级一直强调和宣传它们的自由民主思想,实则,它的“主义”也早改换了门庭!!!!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们秉信一元论,它抛弃了早期西方文化的“人”与“自然”的二元论,他们鼓吹的法则就是“优胜劣汰”、“弱肉强食”和“自然进化”,他们狡猾的打着民主的旗帜反对“平等”,他们认为残酷的自然选择淘汰掉弱者,留下来精英,他们鼓吹战争,鼓吹掠夺,鼓吹种族淘汰。在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眼中,社会就像自然,自然界的“竞争”应被用到人类社会“全盘复制”,达尔文说:“在自然界,战争无处不在,再没有哪个学说比这诚实无污的了。”这句话也没错,但他的前提是“在自然界”,西奥多.罗斯福也说:“由自然选择所导致的竞争是进步的特征之一”,可是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们的口中,竞争完全变了味道,让我们列举他们的用语吧:

       斯宾塞写道:消灭那些缺乏忍耐力、勇气、智慧、合作性的相对弱小的部族,必定有助于维持并提升人的自保力量。

       贡普落维奇写道:争取统治权的种族斗争是历史的驱动原则和推动力。

       斯密特认为:战争是最高最权威的生存斗争形式,所以成为人类的福祉。

       索姆纳写道:尽管人们是出于荣誉和贪婪、报复和迷信而战,但他们确实缔造了人类社会。战争形成了更大的社会单位,战争缔造国家。

       陆斯坎在1911年的世界种族大会上演讲:人们之间兄弟之谊是一件好事,但生存竞争是一件更好的事情。如果没有斯巴达,雅典人绝不会是那个样子。民族之间的猜忌和分歧,甚至最为残酷的战争,都曾是人类进步和心智自由最真实的原因。

       帕累托说:人道主义是柔弱的和女子气的,如果一个人不敢给予其对手以致命的、残酷而血腥的打击,那么他只好任由对手的摆布。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由于鼓吹“竞争”和“战争”的巨大“进化”作用,他们对人道主义的博爱思想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对早期资产阶级的生而平等思想进行着无情的抛弃,,他们嘲笑他们是“错误的多情善感”,他们讽刺他们是“残缺的、反常的、可笑的道德”,他们把卢梭的平等思想抛到了爪洼国,他们说慈善和劫富济贫是“不适者生存”。

       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才是真正的当今资本主义国家的主导思想,哪还有什么民主、平等与博爱? 于是他们肆无忌惮的挑起战争,挑起掠夺,挑起殖民,挑起种族灭绝政策。而在他们眼中的那些落后民族为了各自的生存,无不处心积虑的谋发展,和他们搞竞争,于是世界一锅粥,争着争着就把世界的所有资源都拿出来过度消费、过度竞争,可持续发展只不过成为一种美好的理念和会议罢了。。。。。。


评论区
最新评论